背叛(01-09)

《前言》

  “背叛”这词一般人的了解是『违规叛乱』的意思,或是背着某人,叛变或
叛离,对于国家,背弃者简称叛徒。

  而我今天要说的这“背叛”正是人与人之间的,背叛者为什么要背叛?在什
么心态下决定这种卑劣的行为?被背叛者的心理与心情。

  是人类的原始劣根性,还是人往往在一种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要做出的选
择?在选择背叛行动前是怎么样的挣扎?还是理所当然?

              (第一章) 

  我已经结婚七年了,正值所谓的七年之痒,可是以现代的社会而言,年轻人
婚后往往三年就痒了,一位畅销作家“亦舒”曾说过一句话,『做爱像刷牙』她
说的真很贴切,为什么呢?因为,夫妇之间婚龄一久,在床事上已不再是鱼水之
欢,已经找不到任何的激情和冲动了,往往是因为身理上的须要,而草草了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能不刷牙吗?所以保持“口气”清新是一门学问,
也是相当重要的。

  婚姻走到了这步,常常会发出警讯,夫妻之间没有良好的沟通,另一半假使
禁不起环境与人事的诱惑,很快就出轨了。肉体上或是精神上的出轨,这得因人
而异了,有些人忍受不了逢场作戏,有些人把心灵上的出轨,看的比肉体出轨严
重,我常在想,尤其看到走在街上的年老夫妇,他们是怎么走到这种年纪,还那
么的彼此须要?

  以前看过一段贴在墙上的标语:『妻子,是年轻人的妓女,中年人的情妇,
老年人的护士』,我看后几乎生气了,想想……女人们真那么可悲吗?从花样年
华的岁月开始当一个男人的私人妓女,正值一枝花的年代,又是别人的情妇,等
到自己也老后,还得照顾玩了妳一辈子的人!当了一世煮饭婆,还兼上床的老妈
子。

  还是说说我自己吧,我的丈夫与我结合,是意外!为什么说是意外?在念大
学时代,他是社团里赫赫有名的吉他手,风靡了全校很多女生,当然!我也不例
外,在当时,我只能写写小卡片,或是买些小礼物,来表达我的倾心和爱慕,我
和他总共约会过三次,而且都是我主动!在三次约会后,我才发现,原来他的目
标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好朋友。

  我知道自己没戏唱了,摸摸鼻子闪人!所以暑假我都躲在乡下,不再与他们
有任何连系,就这样子,暑假过去一大半了,有一天,我和弟弟去街上吃刨冰,
在回程途中,一个怪怪的中年人一直跟着我们,大白天的,我也不怕,我主动的
问他到底是要干什么?#p#分页标题#e#

  他很诚恳的问:「借问,妳是叫杨淑惠吗?」

  「没错啊!可是我不认识你哦!」

  「我是『文景』的爸爸,想请妳跟我去一趟台北,文景出车辆很严重,一直
说要见妳。」

  我一听吓一大跳,但是我很镇定的拒绝了文景的爸爸,我坦白的说出了文景
和我的好朋友之关系,我们这段三角习题,我已是淘汰者。

  「淑惠,我求妳了!文景现在还没渡过危险期,他口中一直喃喃自语,他叫
的都是妳的名字啊!而且……我和内人也知道妳和文景的关系了。」

  啊?这个他们也知道了,看来,文景肯定已把我的初夜之事也告诉他的父亲
了。

  「伯父,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情,况且,法律上没有规定第一次给谁就要嫁
给谁啊!我是自愿的,文景没有强迫我,所以……我真的无法跟你上台北,很抱
歉!」

  我硬是拒绝这位我未来的公公,脑海里不知不觉的浮现出,我献出宝贵的初
夜之情景。

  那是第二次约会吧!我们一起去看了场电影,之后,便漫无目的在西门町闲
逛,他很主动的牵着我的手,我也高兴让他牵着,我们吃着小摊上的食物,一摊
接一摊乱吃,他突然肚子痛,痛的脸色发白,也不是要上厕所,就是痛!

  我提议前往医院,而他确说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拉
着他在西门町的闹区,找到一家小宾馆,让他好好休息!宾馆的“内将”暧昧的
问是要住宿还是休息,我很理直气壮的说是要“休息”。

  文景躺在床上,休息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彷佛好了很多,我见他气色渐渐红
润了,提议离开宾馆,而他却因为时间还没到,想再躺一会儿,他拉着我与他一
起躺在床上,我不肯!他说:

  「躺下来,妳也走了一下午了,休息一下,闭上眼养养神。」

  我顺从的在他身边躺下,可这一躺就躺出事了!他夺去了我的初吻,我的初
夜,我反抗无效,就只好服从了。我毫无经验下的任他摆布,他要我脱我就脱,
要我腿张开我就张开,当他掏出他的“东西”的时候,我吓的差点叫出来。

  他的男根,该怎么去形容呢?大家都吃过糯米肠吧?没吃过起码看过!他的
“弟弟”就是长的这样子,歪歪的、粗粗的、好像烤焦的糯米肠。

  他很不懂得怜香惜玉,这是我七年来的心得,因为,在我的第一次,他竟然
就叫我吃他根歪歪的糯米肠!我不依他,他还强压着我的头去碰他的下体,我认
了!谁叫我喜欢他!有了这次,在往后的七年婚姻中,他次次捧着糯米肠要我吃
硬它。#p#分页标题#e#

  我的初夜,就在他的粗鲁和自私下,献出去了!我印象深刻的是,因为休息
的时间到了之后,他还是没能破我的身,所以我们从休息改为住宿,整个晚上,
从我的第一次开始,他又搞了五次。

  破身之后,我到简陋的浴室冲洗,阴道里一丝丝的血,藕断丝连似的,在那
之后,他又做了五次的过程中,除了又要吃糯米肠之外,他也会因我的阴道不够
润滑,而主动的与我口交,说真的,哪位女士在初夜后就尝试各种姿势与花样?

  隔天一大清早,在他精疲力尽的情况下,我们退了房,整晚几乎都没阖眼的
我们,也无心吃早点,他帮我拦了一台出租车,就自顾离开了,我所期待的临别
吻,他并没有做。

  就在第三次约会时,我带上我的好朋友“琳琳”,为的是怕他又再带我去宾
馆,而琳琳,听我叙述了文景一夜六次的记录,她也想见见这位“雄狮”,我万
万没料到的是,在那之后,他们暗地里背着我偷偷的来往,而琳琳竟然也能像若
无其事的与我掏心掏肺,当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我收到了文景的分手信。

  我当时真的痛不欲生,我找琳琳诉苦,说出了许多内心的不快和郁闷,而琳
琳却当头棒喝的敲醒了我,她说:

  「是妳自己傻!男人对于躺在身旁的女人怎会不垂涎?那不叫动心!是不吃
白不吃!妳想想,他要是真爱妳,他会在妳第一次之后,未来的及平衡心理的状
况下,一次再次的要求和寻乐?告诉妳,男人在饥饿的情况下,有洞的女人,个
个是美女,个个是他妈的国色天香,等到他爽完后,根本就记不清楚,在要求女
人脱裤子时,所说过的任何甜言蜜语!」

  我不知道琳琳这样子说,是事实还是出气,总之,她早已有过男友,经验应
相当丰富吧!我觉得从她口中说的“男人”不是人而是禽兽。因为,我无法去想
像,在没有任何感情的基础下,怎么去做爱做的事?

  至于我在什么情况下发现文景和琳琳的?说来也真巧!我跟琳琳会好上,全
因为我们都是南部人,我和文景分手是在三月底,与他们撞个正着是在火车站,
那时,学校放春假,四月初吧!我买的南下火车票,与琳琳的正是同一班次!我
目睹他俩在月台上依依不舍,亲吻拥抱,我二话不说,提着行李走到他们面前,
只见他俩,在一剎那间,脸上的表情由红润渐转苍白,而后,尴尬!我也没怎么
样,只是狠狠的盯着他俩,我的眼神,一定像极了一头就要发狂的母狮,因为,
我气愤的不是被文景甩开,而是被他们玩弄!他们的背叛!

#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