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催眠

 

 

  『隆隆隆隆隆』

 

  不容细想,银发的少女回身蹬地已是侧跃;虽然没有看到实际的状况,可她

从那不断回响的炸裂音之中,就能肯定自己如果没有离开本来的位置,身体恐怕

已被轰出了无数个细坑。

 

  该怎么办?少女询问着自己。

 

  ——自己的能力只能用于中近距战斗。

 

  ——对方的攻击都只能从声音判断,迎击跟反攻的状况都比自己熟练。

 

  ——她没听说过这个实验工场有那么强大的异能者作守卫啊!

 

  『擦啦擦啦擦啦啦啦』

 

  逼不得已把手上的银制大剑向后一甩,少女向旁一跳闪过了从后方连同裂空

咆响一起轰来的攻击;在大剑弹落于远方的清响钻进耳边时,她已经成功从爆击

声的方向逃开,缩到另一道墙壁后面。

 

  ——虽然局限于鎗械,可是对方的攻击范围跟性质变化也远在自己之上。

 

  ——现时点没有对策的话,这个先天差异她根本对抗不了,更别说盗取中枢

地带的机密资料。

 

  然而,情况不容她多作细想。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翻身斜跳躲过了绕过墙壁激射而来,带起尖锐破空声的透明弹丸,银发少女

握着最后的护身武具——携带式的嵌迭双刃剑——缩在大型的金属墙后面。

 

  在多次交锋下,她虽然身处被压倒的劣势,可是多番查探下她也知道自己并

非毫无胜算。

 

  她发现,这个工场的墙壁内似乎因为某种原因,渗有些许『白银』……而白

银正是她能力的发动原点;只要好好掌握攻击的性质加以判断,她很有自信以自

己的能力补助下,敌人的攻势要难以把她的防线攻破。

 

  即使对方想要蓄力进攻,那阵阵风声也能让她提前反应。

 

  只要小心聆听就成——银发的少女这样想着,紧握着剑柄。

 

  「喔呀?可爱的小猫儿真的不进攻吗?」

 

  男人那彷佛溶在空气中的声音攸然响起。

 

  同时,少女想起了最初遇上目标时,男人手上曾经拿着的乌兹冲锋鎗。

 

  『擦啦啦擦啦啦擦啦啦啦啦啦』

 

  下一秒,连珠暴响的机炮声再度把所有东西掩殁。

 

  手掌按在墙壁上,银发的少女已是驱动起自己的能力,让墙壁在无数的击打

声跟颤动音底下保持着既有的强度。

 

  ——她的『钢帛剑奏』操控银制物质的能力。

 

  强度、锐度、硬度、韧度、只要是银制的物品,她也能够在触摸着的情况下

将其性质加以改变;然而,即使配合以银线进行远程操作的技巧,她的能力影响

范围也不超过五公尺。

 

  ——所以她在等待。

 

  透明的子弹,大型的炮击,无影的散弹,以及现在的冲锋枪弹幕……每一种

来自敌人的攻势她只能利用声音进行推演,可在这情况下亦足够她将把对方能力

给估计出来了。

 

  将鎗械攻击特化的异能。

 

  从开战至此,银发少女就没有被对手靠近过,这也证明那个男性异能者不擅

长甚至无法进行接近战;既然无法以目测判断对手攻击,她现在能作的最佳选择

只有等待。

 

  ——即使只能被动挨打,也要仔细注意子弹声的节奏。

 

  ——鎗炮不可能一直维持,子弹再多终究会耗尽。

 

  ——弹幕停下的瞬间,就是逆转的突破口!

 

  「喔呀喔呀,小猫儿不能动了吗?」

 

  男人的声音混杂在弹幕声之中,直接传进她的耳里。

 

  没有响应对方的挑衅,银发的少女只是偋息静气,倾尽心神静听着子弹击撞

在金属墙上的回响。#p#分页标题#e#

 

  弹幕停下的瞬间,就是决胜的最后一刻……在那之前,她只需要抓准转守为

攻的时机,然后抄近距离将对方斩下就是。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希哩希哩希哩希哩』

 

  如暴雨般潺潺乱响,那彷佛不止不尽的弹丸声一直击打在渗银的铁墙上,在

少女耳中回响着。

 

  几近将所有感官都要盖过的霎霎倾音,让她难以自控地觉得自己身陷在那把

四方八面淹尽的雨涛底下;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维持着专注力,把整副心神投进

这片鎗音奔流底下。

 

  ——越是投注,便越能捕捉其中的节奏。

 

  ——越是专注,便越能感受其中的变化。

 

  『隆隆隆隆隆隆擦啦啦擦啦啦』

 

  翛翛繁奏,轻重不定的子弹音彷佛盆回在少女的意识中一样,弹起奇妙的律

调细响。

 

  逐渐沉钝,却又彷佛更展轻灵,淅沥的魔弹异响一丝丝地渗进银发少女的心

恩隙缝之间,让她很自然的闭起了眼睛;为了让逆转攻防的剎那更为精准,她允

许了听觉更进一步投注其中,渗入那依稀可以掌握其神髓的弹丸奏音之间。

 

  ——只要细心留意结束的瞬间,便是反击的时候了。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希哩希哩希哩希哩』

 

  冲锋鎗的子弹撞击音彷佛变轻了。

 

  不自觉的提高了集中力,银发少女将心神聚焦在可能随时会停下来的子弹声

上,生怕失去第一时间反击的机会。

 

  肺部吞吐节奏无意识地逐渐与之同调,她那微耸的胸脯伴随着呼吸缓缓地轻

轻地起伏,为那不知何时溜走消失的转机紧张着。

 

  ——只要细心听到最后,能可以打破这个状况。

 

  『擦啦擦啦希潺希潺擦啦啦啦希潺潺』

 

  虽然越发轻微,子弹的击打声持续着,在杂乱跟和谐间跳动。

 

  呼吸一丝一丝的失去自由般随着暴乱繁奏的弹丸音律动,握剑触墙的手脚彷

佛僵住似的开始呆钝,银发少女那不安跟紧张的情绪未有消失,更是因为那难以

捕捉的瞬间涌溢起来。

 

  ——只要听到最后,就能够找到突破口。

 

  抱着这样的想法,银发少女勉力维持着开始涣散的意识,让那在激战中紧绷

到极限的心在危险的平衡间保持稳定。

 

  ——只要听到最后便能打破这僵局。

 

  ——只要听完便能结束这情况。

 

  ——只要听完……便能休息。

 

  甚至连自己支撑了多久没没能察觉掌握,她只能努力在繁乱起来的杂音底下

坚守模糊起来的意识。

 

  『滴搭滴搭、滴搭滴搭、滴搭滴搭』

 

  眼皮已经难以挣开,身陷黑暗的银发少女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把意识放在那未

有停下,只是逐渐难以清晰听取的声音上面;触着墙壁的手彷佛感受到声音传来

的余震般轻颤,她仍然紧守着最后一丝意识追随着声音的变化。

 

  ——听到最后就成了。

 

  单一音奏对意识的无形磨耗,让身体已是薹以提劲,不得不倚壁半跪的银发

少女逐渐失去力气,连手上的剑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到。

 

  否。

 

  她现在脑海中只余下那杂乱无章的弹音繁奏。

 

  ——听到结束就能休息了。

 

  在心神皆受到过度的虚耗下,她的想法逐渐以另一种形式成型。

 

  所有的思绪都彷似弦线般收束在那一跳一弹的轻声细响之间,银发少女那虚

泛着无神光采的半瞇星眸,只是呆望向甚么都没有的前方。

 

  『滴搭、滴搭、滴、搭……滴…………搭』

 

  ——所以,结束了。

 

  听到最后就可以结束这个想法被最后一根轻稻压下,所以少女顺从地依照自#p#分页标题#e#

己订下的想法陷入深沉的休息里面昏睡过去。

 

  伴随着子弹声停下,那突兀地响起的脚步声也同时停下。

 

  但是,她已是无能察觉这道来途中就混在枪弹乱音间的脚步声了。

 

  ——声音结束,所以她休息了。

 

  在两道迭奏的声音同时竭止下来的瞬间,银发少女的娇躯彷佛断裂操弦的木

偶一样,柔弱无力地软摊在地上。

 

 

 

 

  停下脚步,身上穿着大衣的男人站在失去意识的少女面前。

 

  「……真是好险呢。」

 

  小心翼翼地把手上的短杆鎗械——没有装扣上弹夹的乌兹鎗——收回了大衣

里面,男人随意揉了揉手掌。

 

  「要是被识破了『熏风回廊』的能力,想必我早就被干掉了吧……」

 

  环顾了一眼四周那充斥着各种刃痕锤击坑孔甚至龟裂的墙壁地面,男人的视

线停在少女身旁那毫发无损的墙壁上面,轻轻的吐了口凉气。

 

  事实上,工场环境中的所有破坏痕迹,都是银发少女自己造成的东西。

 

  「不过,这次是我嬴了……小孩子终究只是小孩子啊……」

 

  ——男人作为异能者的力量并非少女推测那样,改变鎗械性能的效果。

 

  他的『熏风回廊』,是利用声音跟振动产生催眠效果,针对感官使其出现误

判的幻术型能力;换言之,他可以藉由制作感官上的错觉,让对方出现拟似受到

攻击的错误认知。

 

  枪声,撞击声,击铁音,甚至是爆炸音,全部都是男人利用这个工场环境天

然的视觉障碍,配合手上的乌兹鎗制作出来的各种虚假声音,藉此让银发少女产

生错误的推敲。

 

  ——只要诱导思考的第一步作对了,已经作过不知几百次同类型战法的他在

后半部就很容易完成作战了。

 

  拿着冲锋鎗制作出子弹射击的响声伪造弹幕,让她能够在被最大限延长的时

间底下,进一步受到催眠音振的影响,藉此加深她的『误认』。

 

  而结果则如当下的光景般……男人的精神攻势,成功将少女给催眠了。

 

  少女直到最后一刻也不知道,自己等待突破口的行动乃是最大的误判,允许

了敌人对自己施展特异的催眠手法;她亦不知道,自己过度聚焦在声音上面,是

因为意识已经受到了影响,失去了既有的警戒。

 

  ——讽刺的是,从战斗觉悟而来的高集中力,反而成为她败北的关键。

 

  「好了……」

 

  看着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在自己的催眠异能底下即将要任其鱼肉的银发

少女,男人露出了异样兴奋的表情。。

 

  他接下来的委托并没有提及任何对俘虏的限制,只是要求将入侵的异能者击

退而已……换言之,除了金钱之外,她也是他的战利品。

 

  「这次的『报酬』可得好好享受了呢……」

 

  想到了未来的愉悦光景似的,男人脸出了邪异的笑容。

 

  「站起来。」

 

  犹如听到了男人的声音,银发的少女摇晃着身子站在他面前。

 

  沉眠的意识受到完全掌握,她只能好像人偶一样依从外来的指令动作。

 

  「跟着我来。」

 

  随着男人的脚步缓缓的步行,少女不稳的步伐进一步突显出其娇弱而未成熟

的身躯上所散发出来的幼嫩。

 

  穿过了彼此战斗的区域范围,男人领着少女踏足工场的更深处。

 

  进入了属于自己的房间,男人急不待及似地对没有自我的银发少女吐出了第

二个指令。

 

  「脱光衣服。」

 

  在男人的指令下,银发的少女默默将身上的红色外跟长靴褪下,露出那跟荳

#p#分页标题#e#

蔻年华相符的娇小身体。

 

  随着深蓝色的短裤跟贴身内衣被解开,无言地剥下那连膝白裤的少女任由那

只堪盈盈一握的娇小鸽乳,以及吹弹可破的白嫩大腿裸露而出。

 

  无神的虚瞳空洞地望向前方,银发的少女彷佛没有察知到男人的注目,把那

赤裸的幼嫩胴体暴露在异性的视线底下。

 

  在欣赏完少女的裸体之后,男人才脱下大衣,坐在床缘。

 

  「吻我。」

 

  服从着男人的命令,银发少女柔弱地倚靠在男人的身上,对他深深献吻。

 

  娇嫩无骨的香舌被男人猛烈地吮弄着,少女白玉般的肌肤彷佛熏起了阵阵红

晕般,微挺的娇幼胸脯也被男人的手掌恣意玩弄着。

 

  触碰着微挺的乳尖,咬啜着香嫩的唇舌,男人肆意地玩弄着那未算成熟的娇

幼身体,将怀里的银发少女当成了填饱肉欲的玩具。

 

  把银发少女按倒在床上,骑上那奶弱身躯上面的男人解开裤子露出了完全硬

勃起来的肉棒。

 

  「替我口交。」

 

  保持着彷佛跟人偶一样的空洞表情,银发少女以那双不带灵动光芒的虚瞳盯

住肉棒一会儿之后,主动将它含进口里。

 

  「不要咬,用吸吮的……嗯,嘴跟脸用力……」

 

  在男人一句句的指示下,银发少女丝毫不见嫌恶般舔啜着肉棒,腮红的脸颊

随着吮弄的微微内凹,随着男人挺腰抽动的动作前后拧动着。

 

  随着男人粗暴的动作,银发少女无神的表情染上了阵阵涨红,唾液亦在肉棒

进攻间被挤出嘴外,顺着颚缘流到颈上。

 

  「唔……含,含住!」

 

  随着男人颤抖着身体发出低吼,银发少女的口腔已经被那喷溢出来的浓烫白

浊填满;接收到命令的影响下,彷佛没有感受到不适般,她只是静静含着快把嘴

巴撑满的男汁。

 

  「张开嘴……给我看清楚……」

 

  然后,在男人的指示下,她只是服从着外来的命令,张开嘴巴展露着他射出

的大量精液。

 

  待男人满意之后,银发少女才得到了咽下精液的权利。

 

  「……享受我带来的感觉吧。」

 

  稍稍喘息了一下,男人继续对银发少女那幼嫩的娇躯上下其手,满足自身的

歪曲欲望;大腿,纤腰,颈脸,甚至是微膨薄挺的胸脯,压在少女身上的男人活

用着嘴舌跟双手,饱尝身下的美肉。

 

  无神的稚气脸庞中开始透露着跟年龄不符的春情,银发少女在男人的戏弄抚

摸下,散发着异样的淫秽气息。

 

  粉色的柔弱乳尖已经整个突起,不带一丝赘肉的纤细幼肢在命令下缠抱在男

人粗壮的身躯上面,她只能顺从着那将空白意识堵满的性爱快感,发出断续不清

的微弱呻吟。

 

  似是听到了讯号,男人的手轻轻向着少女的下身抚捞。

 

  「呵……已经准备好了吗?小猫儿果真放浪啊……」

 

  察觉到手指传来了阵阵充盈的湿润感,知道少女那渗泄花蜜的肉壶已经忘情

地完成了准备阶段,等待被他破开宝贵的处女膜。

 

  两手夸过少女的柔弱双臂,男人十指轻按在她的侧脸之上,整个头向着那柔

嫩的樱唇靠近过去。

 

  同时,那静悄悄顶扣并撑开阴唇的肉棒,已是彻底插进少女纤幼的蜜径里。

 

  ——剎那,男人感到银发少女的身体僵硬着颤抖起来。

 

  即使失去了思考跟清醒意识,那彷佛被锋利大剑贯穿身体的激烈剧痛仍然让

少女无法承受;然而,在男人刻意的紧搂底下,连挣扎也不被允许的她只能本能

般拧动身体挣扎着。

 

  肉壶紧凑的压迫感,以及蜜折蠕动时的强烈磨擦,甚至是银发少女卡在咽喉

的悲鸣,也替男人带来了舒爽的快感。#p#分页标题#e#

 

  连少女那微弱的喘息也要咽下似的继续强吻,男人彷佛化身成猛兽一样挺动

腰杆,完全没有理会初经人事的少女到底能够承受。

 

  「噢……小猫儿,你真是……爽!」

 

  随着男人每次长驱直入的抽插,少女那柔弱的身体也在颤抖中激震;恍神的

双瞳已是翻白,连那咿呀呢喃也在蛮横的舌吻中被堵住,她只能够承受着混杂剧

痛的性欲快感。

 

  那被男人忽略,那未被少女察知,代表纯洁的鲜血在泛黄的床单上熏染起一

片触目惊心的绯红。

 

  要是千多年前的时代,定有人为仅至及笄芳龄的少女感到可怜吧?

 

  ——但是,男人并没有。

 

  「喔……夹得好紧啊,小猫儿……呜嗯……」

 

  卖力地让肉棒在银发少女体内张狂的抽插,男人完全没打算理会她的感受跟

状况,只是自顾自地让龟头撞在娇嫩紧窄的花宫蜜门上面,享受处女穴充满弹力

的肉壁缠夹。

 

  蹂躏着身下的少女,男人尽情地享受着年轻肉体带来的畅爽感。

 

  想要弓起身体减轻痛楚都没法办到,美丽的银发已是散乱开来,少女白嫩的

身体在男人压按搂抱之下几是动弹不能,除了发出凄楚娇吟便甚么都做不到。

 

  雄浑地挺进的肉棒在银发少女的蜜芯前面不住打圈,拧动着的龟头疯狂地磨

蹭着花宫的环状肉瓣,想要把她最后的贞洁都要侵占似的持续撞击着。

 

  嘴舌跟鼻子都在男人那未有间断的连番深吻下长期闭合,呼吸声越来越沉重

混浊的少女仅能依从牝性的本能,微弱地扭动身体配合那狂猛的抽送。

 

  松开了少女头脸的右手移师别处,男人再度展开对胸脯跟少女各个敏感带的

挑逗,恣意地爱抚着她那逐渐因淫欲而发烫的身体。

 

  香汗悄然爬上了少女绯红的娇躯上,淫汁跟汗液混成一片淆浊淋漓,银发的

少女被男人压在床上,彷佛野兽般的交媾动作亦是加剧起来。

 

  脊腰传来阵阵熟悉的奇妙凉意,男人深知自己精关已是无法再忍下去。

 

  「用力的……夹紧我……!」

 

  ——要是少女清醒的话,对她来说那到底是多残酷的命令呢?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本能地服从着命令,银发少女彷佛配合着男人揉捏乳尖的猥亵动作般,幼嫩

的膣壁肉折尽情地箧缠在粗壮的肉棒上。

 

  也许是潜意识知道苦痛已到尽头,也可能是已经完全沉沦在色欲的甘美快感

底下,银发少女的娇躯微微扭动起来,不安分地寻觅更多快感般轻颤着。

 

  毫无自制的挺送抽插更加激剧迅捷,已是不再说话的男人只是让少女的身体

缠抱在怀里,狂乱地啜弄着那柔滑的香舌,片掌覆盖着幼嫩的椒乳加以扯搓。

 

  攸地,男人无言地紧拥着少女,彷佛想要把自己的所有都挤入那幼嫩柔弱的

小小娇躯里面似的。

 

  下一秒,男人发出了雄性独特的无言低吼,抵在子宫口的肉棒难以自控般狂

乱地跳动颤抖着

 

  被推至快感顶峰以及嘴舌被狠咬的疼痛,让银发少女浑身痉挛起来。

 

  浓稠如蜜汁般的淫液从少女深处的花芯奔涌而出,跟男人朝其体内猛射喷溢

的浓厚精浆混杂在一起;暴射的去势未停,男人的那黏稠浓厚的精液已把少女高

潮的淫汁一块泵灌进肉壶之内,毫不停歇地把那窄小的空间堵满。

 

  彷佛暴风雨肆虐般的狂乱交媾在男人的射精过后,暂时得到了竭止。

 

  仍然保持着彼此性器咬合啜缠着的姿势,发出沉重喘息的男人享受着银发少

女下半身柔嫩的肉壁紧窄感,以及蜜折那缠绵不息的温热吸吮。

 

  「……真是出色的小猫儿啊,喂喂……」

 

  啜弄着那滑嫩绵软的香舌樱唇,男人把另一只手轻轻放到怀里的银发少女头#p#分页标题#e#

上,仔细的抚摸着那美丽的白银长发。

 

  本来以为这个少女只是在战斗上很能干,可是他却没想到仍是处女的她在床

上的表现一样出色,甚至比其它年龄更大的『专业』还要能干。

 

  「决定了。你以后也是我的了……!」

 

  男人的眼神流现张狂暴乱的占有欲。

 

  不管怎样说,这个只要加固催眠就能任意私用的少女,在任何方面也是难能

可贵的优质素材。

 

  这么美妙的玩具,他绝对不会放开。

 

  但是,在那之前,他不会介意在这次委托正式结束之前,好好的监视一下这

可爱的入侵者——

 

  「那么……听好了,接下来由你作服侍。」

 

  驱动着异能,他这样子对身下的她说着。

 

  男人的魔手已将沉眠于枪弹暴雨底下,永远无法重获自然的少女抓住。

 

  「吻我。」

 

  听到了从灵魂深处响起的声音,眼神空洞的银发少女再度抬起下颚,笨拙地

向眼前的雄性献上纯洁的香吻——